第五章 1.2 从“被爱的方法”到“爱的方法”

从“被爱的方法”到“爱的方法”

青年:关于这一点,可以提出很多反证。我们都有过坠入爱情的经历,先生也不例外吧,只要是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人都经历过几次爱的风暴和无法抑制的爱的冲动。也就是说,“被动坠入的爱”确实存在。这一事实您承认吧?!

哲人:请你这么想。假设你想要一部相机,在商店橱窗里偶然看到的德国制双镜头反光照相机,你被它深深地吸引。虽然它是一部你从未碰过的、连对焦方式都不懂的相机,但你却特别想得到。你想随身携带着它任意拍照……也可以不是相机,包、车、乐器,什么都可以。那种心情你可以想象吧?

青年:是的,很明白。

哲人:这种时候,你简直就像是坠入爱情一样被这部相机所吸引,被无法抑制的欲望“风暴”所袭击。闭上眼睛就能浮现出它的样子,耳中甚至可以听到按动快门的声音,根本无心去想其他任何事情。如果是孩童时代,或许还会在父母面前撒娇耍赖百般央求。

青年:……哎……哎呀。

哲人:但是,一旦实际到手,半年不到就厌倦了。为什么一到手就厌倦呢?因为你原本就并不是想用德国制的相机“拍照”。只是想要获得、拥有、征服它而已……你所说的“被动坠入的爱”其实就是这种拥有欲和征服欲。

青年:总而言之,“被动坠入的爱”就好比是被物欲迷住?

哲人:当然,因为对方是活生生的人,所以很容易赋予这种爱浪漫的故事。但是,本质上和物欲一样。

青年:……呵呵呵,这可真是杰作。

哲人:怎么了?

青年:……人可真是令人捉摸不透啊!主张邻人爱的你怎么能说出这么具有虚无主义色彩的话来?!什么是“人类之爱”?!什么是反常识?!这种思想趁早丢给满身污水的老鼠去吧!!

哲人:恐怕你对我们的辩论前提有两点误解。首先,你关注的是穿着水晶鞋的灰姑娘与王子结合之前的故事;但是,阿德勒关注的是电影拉上帷幕之后,两个人结合以后的“关系”。

青年:结合以后的……关系?

哲人:是的。即使从热烈相爱到结婚,那也不是爱的终点。结婚是真正意义上考验两个人爱的开始。因为,现实的人生从此拉开了序幕。

青年:……也就是说,阿德勒所说的爱是指婚姻生活?

哲人:这就是另一点。据说对热衷于演讲活动的阿德勒,被听众问得最多的是恋爱方面的问题。世上有很多提倡“被他人爱的方法”的心理学者。怎么做才能获得意中人的爱?或许人们期待阿德勒也能就此给出建设性意见。

但是,阿德勒所说的爱完全不同于此。他一贯主张的是能动的爱的方法,也就是“爱他人的方法”。

青年:爱的方法?

哲人:是的。要理解这一观点,不仅仅是阿德勒,最好也听听埃里克·弗洛姆的话。他出版了畅销世界的名为《爱的艺术》的著作。

的确,获得他人的爱很难。但是,“爱他人”更是难上好几倍的课题。

青年:这种玩笑话,谁会信呢?!爱这种事,即使坏人也会。困难的是被爱!即使说恋爱的烦恼全都集中在这一句话上也不为过。

哲人:曾经我也这么认为。但是,了解了阿德勒并通过育儿活动实践了其思想,懂得了更博大的爱的存在之后,现在的我持完全相反的意见。这是与阿德勒思想本质相关的部分……一旦懂得了爱的困难,你也就理解了阿德勒思想。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