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罗的失败人生

从世俗的角度来看,便雅悯支派是最小的,从世俗的地位、身份选择是不可能的有此机会——因为不配。

扫罗开始被选的那一刻,内在是否很谦卑或者是自卑呢?

“勉强”的意思是你不忠心而迟到,我为了国家去勉强担当责任。

扫罗勉强献祭的行为,从表面看的热心、忠心、勇气来掩盖内在的贪婪、虚伪和自私自义,这样的自欺或多或少在教会和你自己身上可以举例说明一个吗?

扫罗可以进行在属灵的事工中——惩治亚玛利人——是恩典的机会,他却在恩典中为自己牟取私利,为什么会这样?

眼的情欲发动,拥抱这世界的美好,美好有错吗?他被挑明罪后,生命完全表现为推卸责任给别人和环境,这对我们有什么提醒?

失去真实悔改的机会,结合求撒母耳在百姓前给他留面子,可以继续做王,去迫切地拉扯下撒母耳的衣襟,失去了国位,是多么可怜的一个生命。

大卫在两次面对可以反杀扫罗王的机会,可立即脱离被追杀的苦境,为什么不抓住机会?

因为扫罗是神膏立的王,在没有神清楚的旨意带领下,人手绝不可以去做杀扫罗的事情。其次是神允许临到的环境中,愿意将自己交在神的手中被神操练。而扫罗可以为自己的王位去杀害祭司全家,这成为了一个强烈的对比。

扫罗历经38年被容忍可悔改的时间,到了临死才想到要听(寻)牧者撒耳的话。当他听了先知的话之后,却死不悔改,这对我们有什么重要的提醒?

警戒:扫罗临死前还在为自己的王权奋斗至死,是如此的强烈与自我!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